bbin 負盈利,純純的蜜香 關于父愛作文700字

2019年12月10日 編輯: 來源:複旦大學

童年猶如一杯清香甜酸的檸檬茶,沁人心脾,留給bbin 負盈利們長久的回味。童年是清香的。那時的天很透明,蜻蜓、蝴蝶、拜拜跳在草叢中飛舞、跳躍。我在草叢中追著蝴蝶奔跑。山間清朗的風,帶著花草的芳香,迎著我的面頰吹過,我能感覺風在耳邊吹過。心中無限喜歡這種清香的感覺,想再多呆一會兒,多享受一會兒。只是山間旖旎風光在太陽落山後仿佛就無處找尋了,不知疲倦的我只得隨母親下山。

天有不測風雲。當爸媽計劃把蜂箱分類搬運到各山頭的果園時,不幸發生了。連續幾天的傾盆大雨,把果園裏花朵摧殘得面目全非。突如其來的一切使爸爸不知所措,我看見他額上那道道皺紋凸現了出來,眉毛似乎塌了下來,壓得眼窩都深陷進去。他抽著旱煙蹲在果樹下,望著一地的落紅發呆。

童年猶如一杯清香甜酸的檸檬茶,我時時的喝它,越喝越想喝,越喝越有無窮的回味。

終于熬到了收獲的季節。果園的花兒大部分被暴雨打落了,蜜蜂死的死,逃的逃,40多箱的蜂産出的蜜和去年相差無幾。收購蜂蜜的商販來了。眼圈紅紅的媽媽,背著爸爸在其中的兩桶蜜裏兌了糖水。可紙裏怎包得住火。于是,有一天該發生的事發生了。爸媽的吵鬧聲從斷斷續續到高高低低,繼而咒罵,哭訴,沉默。幾天後,爸爸把一個人領進屋裏,把幾千塊錢攤到桌子上,滿臉歉意地說,兄弟,這錢是你的

在村裏,爸爸是老實巴交的莊稼漢,鄰裏說他講信用講得過了頭,在生意場上從來沒有痛痛快快地賺過大錢。不過,大家都認可他的蜂蜜最甜、最純、最真;在農家的飯桌上,爸爸與我面對時,我只有低頭扒飯的份。他看不起我說話不算數,比如和人約好時間卻總遲到等等。我以前不願承認,但現在開始在改。

蜜蜂、蜂箱、蜂蜜,這是爸爸口中最常說的詞兒,也是他生活中的全部。自從哥哥上了大學,家裏的花銷漸漸多了。媽媽在生氣爸爸的無作爲時,總把他和鄰村的養蜂人對比。人家養了一年蜂,可以搭一層的樓房,而你。那種錢,我們不能要,爸爸抽著旱煙,表情嚴肅。

推薦閱讀:

童年偶爾會酸。7歲的陽春三月是我忘記不了的。那時的我平凡又調皮,總是忘帶作業甚至課本,火山爆發的胡老師一怒之下,像老鷹抓小雞一樣,揪起我的衣領,把我放進的辦公室。面壁思過了一節課,我終于寫了這樣一段話老師啊老師,我想對您說'我犯了錯,您可以批評我、罵我,但不要不讓我讀書,您不讓我讀書,我學不到科學文化知識,掌握不了本領,將來找不到工作,是會來找你算賬的啊'。。。當語文老師當衆宣讀的時候,全班爆笑如潮,轉眼教室即成了淚港(笑出眼淚)。

或者是媽媽的話刺痛了爸爸。桃花剛結苞兒,他便擴大了養蜂規模。蜂箱由原來的20多箱增加到40多箱。聽著滿箱嗡嗡的蜂聲,看著一山山開滿花兒的果園,爸爸的臉上也盛開了花兒。今年多賺點,孩子的大學費用就不要東拼西湊了,漏水的老屋子可以修補一下啰,媽媽也樂開了花兒。

童年又是甜蜜的。那時我參加了舞蹈班。老師姓陳,年輕貌美,溫和善良。班裏大多是骨瘦如柴的骨感美女,而我相比較則胖點,而且年齡最小,可能因爲這樣,陳老師最喜歡的就是我。排練的時候,我的眼睛總是盯著門口,仔細觀察是否有人參觀。有人看的時候,自然要表現得最好,一招一式的要規範;沒有人看時,自然要能省就省啦。休息的時候,我總是第一個躺下,好像一只懶貓。高臨風,過來陳老師叫。我就會迅速地爬過去,倚在她腿上,同她談天說地,甜蜜無比。直到四年級是退出舞蹈班,bbin 負盈利一直泡在這種甜蜜中。

原創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唯美家園立場。系作者授權唯美家園發表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。
相關文章 ARTICLE
200